中国社会语录

2018-05-26 经典语录 网络整理 人生励志网

1.“人们对学费问题应当转变观念。在计划经济时代,孩子从小学上到大学花的钱很少,因为国家都给包了,但是在市场经济时代,形势已经发生变化。非义务jiaoyu阶段(注:即高中、大学、幼儿园)的jiaoyu已经成了家庭的一种消费,既然是消费,就要根据自己的经济、智力、实力来选择。北大、清华这些优质jiaoyu资源是有限的,自然比较贵,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。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,如果有钱,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;如果没钱,就只能去小店,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。现在很多人不考虑自己实力如何,都想让孩子往好学校里挤,这是非理性的,也是形成‘上学贵’观念重要来由之一。”
jiaoyu部发言人王旭明对两会人士反映的“上学贵”问题回复如是说(新华社2006年3月6日报道)
评:有网友总结这段话传达了四条主要信息:1.好大学属于富人,老百姓别问津;2.大学jiaoyu是高消费,腰包没钱别进来;3.老百姓不懂jiaoyu,整天瞎嚷嚷;4.人民的观念有问题,需要转变。

2.“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最大的应该是领导干部,其次是工人,接下来是农民。”
张维迎教授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讲的话。(2006年2月27日《zg青年报》)
评:我只知道改革前没现在这么多领导干部贪污,而且现在贪污都是以千万来计算的。

3.“活着那么苦,拉她干什么?”
说这话的是一位叫刘辉的小男孩,今年才七岁。4月19日傍晚,刘辉与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在自家的渔船上玩耍时,妹妹不慎失足跌进河里。面对妹妹的呼救,近在咫尺的刘辉既没有伸出自己的手去拉妹妹一把,也没有及时呼叫大人来施救,而是若无其事地继续玩耍,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被河水吞噬。事后,当人们问他为什么不及时呼救时,刘辉镇静地说出了上面话。(《扬子晚报》2006年4月27日)
评:当社会的种种非正当造成的苦难直面我们时,孩子们又将走向何方?

4.“他已经走了,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新电话。”
一家民营医院的接线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。这家医院地处重庆郊区一偏远小县城。
十几天前,因实名举报“医药回扣”而被卫生部部长接见的医生肖启伟,离开了他今年落过脚的第三家医院,去向不明。肖启伟,原为四川省开江县人民医院外科主任,于1998年开始走上了一条漫长的举报之路。2005年,他的举报掀起了一场席卷四川省医疗界的“反腐风暴”,128人被查办,涉案金额近千万元,一批医院院长、处长、科长落马。而他的名气,他的被卫生部部长接见,他的被媒体追捧,都不足以改变他个人的命运。不知道肖启伟本人是否知道,他在一些人的眼中也有着悲剧色彩。现实真的如此悲观吗?回扣是否还在继续进行?肖启伟所经历的漂泊的2006,仿佛在印证这个预言。(《zg青年报》重庆12月25日电)
评:当举报人的命运如此悲观,那这个社会的公正又将在哪里呢?

5.“我从本单位搜集了大量药品回扣的证据,我们单位却被评为医德医风示范单位,这不是很滑稽吗?”
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张曙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作为医院的一名“叛徒”,10年来他一直坚持反对药品回扣,今年他自曝家丑,向媒体讲述了药品回扣内幕。就在张曙自曝家丑时,单位发生的两件事情让他很不开心,一是安徽省卫生厅授予他们医院“医德医风示范单位”称号,二是他们医院从正处级升至副厅级。 张曙说,在单位升级之前,组织部门到单位考察干部,他亲自找了考察组,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,认为有个别领导有违法违纪行为,他们在医院组织收受药品回扣,然而,被他举报的干部还是顺利地升了官。组织部门告诉他,回扣是全国都存在的问题,他的说法证据不足。张曙觉得自己的叛逆行为对推动医疗改革的作用不大,但他会继续坚持下去。(《zg青年报》广州12月25日电)
评:当所谓的部门们对下面的意见如此漠视时,人民还能当家作主吗?

6.“zg不存在农民和警察发生冲突的问题”
至于刚才说到的农民和警察的冲突,不存在这个性质的问题,因为公安机关担负的是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的维护,针对目前存在的治安问题,出现的一些刑事犯罪问题,公安机关才会接警,我们主要是担负维护社会治安治理的问题。(2006年4月11日 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、新闻发言人武和平)
评:当粉饰太平成为一种习惯时,人民又将走向何方?


上一篇:朱广沪语录